首页 / 研究成果 / 行 业

实探云南工业大麻:市场火热利润却不高,仅4家提取工厂在运营2019-06-11 10:46 来源:证券时报网

5月23日,云南省科技厅网站挂出的相关《通知》将工业大麻列入重大招商引资项目,看起来当地对工业大麻的产业定位有升级之意。云南省是我国允许工业大麻种植的两个省份之一,合法种植工业大麻已有10年,工业大麻种植遍及13个州的38个县。5月22至24日,上市公司研究院研究员在云南实地调研了当地工业大麻产业。

 

今年种植面积或到10万多亩 种植净利并不高

5月23日3点多,红河州泸西县下起了雨。听到雨声,康麻生物副总刘华春兴奋得睡不着觉,拿起手机给睡在隔壁的另一位副总张华发微信:“睡着了没?下雨了!下雨了!”又给文山、沾益的同事发微信:“你们那边下雨了没?”几个微信发出去没一会儿就有了回应,“我在听雨!”“我们这边也下了”。

一场雨让刘华春们兴奋成这样是有原因的。春节以后,云南没有下过一场像样的雨,严重影响了工业大麻播种和生长。在曲靖市沾益区,有的长到3、40公分的工业大麻都旱死了。康恩贝集团今年计划种植2.4万亩工业大麻,但因为干旱,至5月22日才种植了9000亩。好在工业大麻播种季节长,6月中旬前播种或补种不会有太大影响。

在沾益,我们碰到了当地最早种植工业大麻的汉晟丰公司老板李涛。2012年的南博会上,李涛看到雅戈尔的工业大麻展品和鼓励工业大麻种植的宣传,动起了种植工业大麻的心思,次年在景洪、西双版纳、沾益等几个地方试种,最后选择在沾益建立种植基地。2015年,云南省农科院试验云麻7号时,他就参与了试种,但直到2018年才有微利。

李涛告诉我们,刚开始他是流转土地自己种植的,但用工成本不好把握,农忙时还请不到农民;后来,他改成公司+农户合作的模式运作,给农户保底收入和承担种子等种植成本,运营成本变得可控,田间管理能够及时进行,种植变得顺利。2017年,李涛正式种植云麻7号,花叶的价值提升了工业大麻的收入,但云麻7号的种植技术要求较高,种得好花叶中CBD(大麻二酚)含量能到1.6%,种得不好只能到0.9%,直到2018年他们摸索出一套成熟的种植技术,才实现盈利。

“今年工业大麻股票猛涨给民众普及了相关知识,现在朋友碰到我说的最多的一句话是,原来你是种工业大麻的。”李涛笑言。他说,今年他有信心将一半左右的花叶含量做到1.6%,这样的话,种植净利可以做到15%到20%。正因为对自己的种植技术有信心,他今年的种植面积从去年的3000亩增加到了8000亩。在他看来,工业大麻种植的利润并不高,是苦活累活,如果是流转土地自己种植的可能赚不了钱。

康恩贝集团沾益基地靠近珠江水源地,负责这个基地的希美康农业开发公司董事长方华荣告诉我们,基地已运营了9年,种植了4万亩银杏,并通过了欧盟认证。在种植工业大麻上,今年计划在银杏地上套种3000亩,并以公司+农户合作的模式在基地之外种植2000亩,总共5000亩,现在播种已基本结束。在他们的银杏地上,我们看到套种的工业大麻已长到20公分左右。“如果不是干旱,应该长到半人高了。”言语之间,方华荣盼着下一场痛快淋漓的大雨。

今年沾益大概有4家企业种植工业大麻,种植面积接近2万亩,包括顺灏股份的1000亩。截止5月26日,康恩贝集团大概已种植了1.2万亩。从整个云南来看,今年实际种植面积可能会在10万多亩、不到15万亩,5月23日雨后,大概抢种了4、5万亩。前些年统计的每年种植8、9万亩,实际种植的只有一半,与之相比今年是大幅增加了,但受种子供给等因素影响,实际种植面积不会如外界想像的那么多。有的上市公司公告的规模比较大,但因为下手晚了,种植许可证都未拿到,今年种植不了。

 

今年或可新增几家提取工厂

都在等待联合国政策放开

康恩贝参股的康麻生物在沾益有一个提取工厂,就在康恩贝集团沾益基地内。在云南调研期间,我们看到,这个沾益提取工厂是利用原除虫菊花叶提取工厂改造的,提取阶段的亚临界装置仍在运行,基本不需要改造,纯化车间正在改造中,设备正在安装,预计年产CBD晶体3-5吨。

顺灏股份工业大麻提取工厂选址在沾益城区边上。5月22日,我们找到了这个地方,看到只有一块“云南绿新生物药业有限公司工业大麻加工基地”的牌子,土地还未平整,预计今年难以建成投产。我们在牌子那里碰到几个人,一问,说是广告公司的,5月24日基地举行奠基仪式,他们受聘为奠基仪式搭台。

辗转到泸西后,我们来到了康恩贝全资子公司云杏生物。在公司的宣传栏上看到,公司已做了诸多员工工业大麻加工合法合规培训等前期工作。1万多平米的厂区建有花叶整理、仓库和提取加工三幢楼,加工车间设备改造已完成,等待小试成功并获得许可后试运行。

透过小试车间的窗户,看到一台蒸馏设备里滚动着黑色的工业大麻浸膏。云杏生物投产后将是云南规模最大的工业大麻加工提取工厂,年产10-15吨CBD晶体,走的是酒精萃取技术路线。云杏生物总经理许全昱告诉我们,康恩贝在植物提取上有丰富的经验,工业大麻提取也不难,他们目前重点研究的是提纯技术,如果技术上取得突破,云杏生物的产能还有提升空间。

离开泸西,我们的下一站是昆明海口镇,汉素生物就在镇上的西仪股份厂区内。2017年,汉素生物正式投产,设计产能为年产2吨CBD,2018年基本达到设计产能。参观汉素生物车间前,要拿出身份证进行严格的身份核对和登记;走进车间,一股有点像薄荷的药香味扑鼻而来,抬眼看去到处都是监控探头;车间里工人不多,有的在挑除花叶中的杂质,有的在粉碎花叶,有的在巡回察看设备运行,设备的自动化程度较高,主要由中控室控制运行。负责生产的方总说,汉素生物虽然规模不大,但是使用的都是先进设备,并且也都是完全按照GMP要求来生产和管理的,汉素生物是为汉麻集团扩大生产做技术积累的。

目前,云南包括汉素生物在内的4家工业大麻提取工厂在运营,今年新增20多个前置审批申请,今年能建成的大概有4家,康恩贝沾益和泸西提取厂,以及汉维和汉瑞斯。

我国还未放开CBD的应用,目前生产的CBD只能出口。CBD在海关有两个编码,大麻二酚和多酚树脂。腾道数据库显示,以大麻二酚名义出口的厂家较多,主要分布在云南、陕西和宁波,代表厂家为云南汉木森生物科技,主要经上海海关出口,出口国家有瑞士、荷兰、斯洛文尼亚等,3月份出口时的申报单价约为4200 欧元/公斤。多酚树脂监管政策较为宽松,不需额外的证明文件即可放行,部分厂家选择以“多酚树脂”商品名出口。如宁波康壹生物科技即以“多酚树脂”的商品名出口至英国和美国等国家。

海关部分数据显示,汉木森3月份出口大麻二酚260公斤。从今年云麻7号种植面积来看,CBD产量将达到或超过5吨,而全球产量或大于需求。全球工业大麻业都在等待联合国麻醉委员会放开对CBD的管制,方向是确定的,但进程不好说。只有联合国放开管制,工业大麻产业才会迎来大发展。

 

监管要从毒品的管理转变到产业管理

2010年,《云南省工业大麻种植加工许可规定》正式施行。《规定》第一条开宗明义:“为了加强对工业大麻种植和加工的监督管理,根据《云南省禁毒条例》的授权,结合实际情况,制定本规定。”因此,看起来《规定》放开了工业大麻的种植和加工,但实际上是为了管住THC(四氢大麻酚)不被滥用。也就是《规定》是从毒品管理角度来制定的,是规范管理不是鼓励发展。

工业大麻产业链中,种子是基础,种子中的CBD含量决定了产业的效益和竞争力。从毒品管理的角度来说,核心的是要管住THC含量不超标,至于CBD含量并不是毒品管理部门关注的重心,而育种、繁种实施的是严格的许可证制度,导致国外优秀种子不易引进,种子升级换代速度慢。美国合法工业大麻种子的CBD含量在3-5%之间,高的到了6%,而云麻7号CBD含量在1%左右,在研的种子CBD含量最高也只到2%。

工业大麻除了根没有用外,其它部位都是“宝”,茎可以制成植物纤维,花叶提取CBD,籽可以提炼食用油、蛋白粉,可以制成中药材和应用在化妆品。云南的工业大麻生长中容易分叉导致纤维的长度短,跟黑龙江的纤维麻相比没有竞争力,实际上在雅戈尔工厂搬迁后,以及成本高、赚不了钱,云南的大麻纤维产量已很低。云南曾经有厂家用工业大麻纤维制作“再造烟叶”,作为香烟大省照理很有前途,但在相关厂家出问题后没有继续下去。

李涛告诉我们,按照规定,大麻籽不能销售,本来提炼的食用油不饱和脂肪酸和蛋白质含量非常高,但成本高,每公斤要70-80元,因为没有宣传,公众没有认知,价格又高,卖不掉,他们只能每年榨些送人。大麻籽有保健作用,酿酒也是一个好的方向,但含油量高,一般工艺下酿造的酒不符合标准,需要精细化开发,需要科研机构的支持。据我们的了解,因为工业大麻的研究也需要审批和许可,云南鲜有科研机构、高校进行工业大麻应用研究,导致当地工业大麻下游产业化未有大的突破。

云南中医药大学饶高雄教授1996年就参与了当地工业大麻产业相应工作,并一直在产业的前沿。在与我们的交谈中,饶教授说,即使大麻花叶也需要一个产品标准,除了THC指标外,对重金属、农药残留要有规定,以及花叶作为药物或药物原料的标准。他建议在即将修订的工业大麻管理条例中将花叶标准作为附件列入。李涛也说,云南的烤烟从早期的7个等级发展到现在42个等级,不同的等级对应不同的质量标准、不同的收购价,平均价格在20元一公斤,等级在40以上的可以卖到近50元一公斤。他建议,为了推动种植水平的提高,也应对工业大麻花叶制定等级标准。

看来,云南的工业大麻产业还在粗放的阶段,要成为支柱产业还有许多工作要做。文首提到的云南省科技厅网站挂出的《通知》,全文是《云南省科技厅云南省财政厅关于发布2020年重点领域科技计划项目申报指南的通知》,相关工业大麻内容体现在“2020年生物医药领域科技计划项目申报指南”中。

具体表述是这样的:对《云南省生物医药产业施工图》提出的重点产业链,以及工业大麻、生物制造、干细胞技术研发应用等相关领域,通过加快引进相关企业落地云南,做大增量,推进产业高质量发展。显然,云南省已有了引进工业大麻大项目的意识。据悉,云南省农业厅、科技厅等几个部门也做了联合调研,当地工业大麻业者都在期待省级工业大麻产业政策出台。 (中国上市公司研究院 顾惠忠)